原创文学

忆—红楼往事

发布时间:2019/4/12   来自:留观输液科   作者:严艺萌   点击:

  书桌上这本平整发毛、全身泛黄的《红楼梦》,这是我初三毕业后买的。它又将我的记忆推送到高中课本上的“林黛玉进贾府”,这一场幽梦终将系肝断肠!

  上一次认真翻开已是大一的阳光日子,那段时间我将自己绝大多数的剩余时间投身于《红楼梦》的阅读和理解。每天除了上课吃饭和必要的休息,我都会用以阅读这本《红楼梦》,遇到语句锱铢处必查记了解,而文章下的注解也是最有帮助的。日子在东升西落中遗失,书被我零星地标注和圈画着,我不敢向其它小说那样摘抄经典,因为字字珠玑、满目琳琅任务太多太多。我的懒惰占据着我的思想。

  “一本好书,真是一本好书!”这是我对《红楼梦》相见恨晚的感叹。它让我对作者曹雪芹怀有无限的想象和崇敬,身不逢时、命途多舛、终其一生凄凄惨惨已是浮生如梦,不得不承认我对《红楼梦》已是痴迷。那段时间我翻阅了图书馆里各种各样和《红楼梦》有一丝关联的作品和文章,收集和汲取到大师们细致入微和论证有据的观点看法,不知不觉学校图书馆和《红楼梦》有关的书籍我都几乎读遍,加上八七版的影视剧对红学的延伸,各个人物的灌注输入和诠释让我又有了新的维度感受……

  时间一晃就是漫长而短暂一个学期。“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!”从此开启了我的一曲红楼。现已回首,红楼梦中的爱情观、社会观、价值观都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、深远而长久的影响。

  一晃又是几年,我不再像以前一样痴狂地热爱它。我的行囊里装了更多更多的故事。不管在葳蕤绚烂的晴万里;或者是氤氲静美的连绵日。我都不再是诗的放牧者,我不知不觉化身成了天庭的流浪汉,流浪啊!流浪到一个叫自由地方。

  这是我对《红楼梦》的一段往事追溯,我相信所有的遇见都是缘定三生;冥冥之中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。它将永远躺在靠窗的书桌上陪我等待着尘埃的静谧。